關於部落格
**歡迎光臨**
  • 239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可怕的第三次化療

本來我們都指定要住單人房 因為我爸媽一起來 雙人房以上的房間不夠兩個人住 結果這次卻沒有單人房住 只好住雙人房 而且到了8樓 原本我們都在10樓 那一層是專門住化療的 8樓是腎臟內科... 後來隔天開始打藥劑 原本都和之前一樣 就是打完後 我的下巴脖子有點僵硬 嘴角會不自覺往下拉 跟護士說了以後 他給我打了一針抗過敏的 之後就有比較好 不過人就開始有點倦怠 就躺在床上休息 那時阿雅和玉涵來探病 也沒辦法跟他們好好聊天 之後護士又開始幫我打生理食鹽水加一劑止吐的 〈本來在10樓時 打完化療藥劑都會馬上接著打 但是這次隔了好一陣子才打〉 後來就開始發生問題了 〈我一直覺的是那針的問題〉 我覺得胸口悶悶的 手也開始痲 叫護士來也只說那是化療藥劑的作用 問題是我前兩次從來都沒發生過 因為時間也有點晚 所以阿雅和玉涵就先回去了 接下來 我的手越來越麻 連大腿也開始麻了 呼吸也變的急促 後來越來越不舒服 於是突然間 我‧就‧吐‧了! 我之前做從來沒吐過 這次居然吐了 因為晚上沒胃口 沒吃太多東西 吐出來都是湯湯水水的 也不會太臭 但其實吐還沒什麼關係 我的手腳還麻 甚至我的臉都麻了! 尤其是手越來越嚴重 然後我沒辦法不動 平靜不下來 我躺在床上腳屈起來 身體一直左右矲動 如果我的腳不動 大腿的麻就會延續到小腿甚至是腳掌 而且都不動的話我也會想要抖動 因為我的手沒動 已經麻痺到非常痛 而且整個前臂到手掌整個僵硬 手指緊握的指甲都陷到肉裡了 我沒辦法自己將手打開 我爸媽只好拿毛巾給我握 我開始呼吸越來越急促 一直冒冷汗 叫我媽叫護士過來 我說我快不能呼吸了 但是之前已經麻煩護士好幾次 我媽就說護士他們也沒辦法啊 我開始大叫 「我是病人!我是病人!我受不了了!」 我管他有沒有辦法也要給我想辦法! 我已經整個抓狂 後來護士給我戴上氧氣 叫我深呼吸 她說我是因為太緊張了 越緊張越吸不到氧氣 手腳也是因為神經緊張才會麻痺 我開始深呼吸 呼吸是比較好一點了 但是麻痺的感覺卻一點都沒舒緩 那根本就不是因為緊張! 我都做過兩次了 怎麼可能因為緊張才這樣 明明是藥的問題 但是護士也沒辦法 一定要等藥性過 我的手一直很痛 護士幫我把手慢慢打開 叫我的手要動 我爸媽就開始幫我的手按摩 我的手開始可以自己動 但是還是痛 就是麻到很痛的那種痛 而且這跟一般麻不一樣 一般麻痺只要活動活動就會好 但是不管我動不動都一直會痛! 不動可能會麻到僵掉 動卻也不會舒緩 我一直扭來扭去 嘴裡一直叫 「為什麼還不好?它到底什麼時候會好!」 我都快哭了 但是我不能哭出來 因為哭了呼吸會更不順 我一直處在焦躁抓狂的狀態 我爸叫我不要去想它 我大喊「我怎麼可能不想它!我就是不舒服啊!」 其實我很累 但是我根本就不能睡 「我會這樣一直到天亮嗎?我會一直這樣到天亮嗎?」 我問我媽 我都快瘋了 我爸媽也無能為力 護士拿藥給我吃也沒效果 我連起來上廁所都不行 站起來腿是麻的 會腿軟 頭也會暈 根本沒辦法走 只好跟護士拿便器在床旁邊上 後來 我坐在床上開始甩手 雖然還是很痛 但是不管怎樣我想試試會不會好點 我坐在床上腿是打坐的姿勢 之後我整個身體往前傾 棉被墊高頭躺在上面 我覺得這樣的姿勢比躺在床好多了 雖然手腳還是麻 我維持了這個姿勢一陣子 也不在亂叫了 開始有點睡意 於是我躺下來看能不能睡著 之後我終於睡著了 當我在醒過來 差不多是3點多 那時我終於不再不舒服了 手還是有點微麻 但已經好太多了 我下床去上廁所 因為手還是有點微麻 我擔心會不會醒了它又會發作 於是趕緊又上床去睡覺 到了隔天 我終於沒事了 雖然還有點累 我真的太感動了 能夠正常呼吸 身體正常活動 是件多美妙的事 還好當天我們隔壁床搬到別間 也還沒有人住進來 不然就會一直聽到我的吵鬧聲 阿雅他們也走了 不然就會看到我的“慘狀” 後來醫生來巡視 他說是我後來打的止吐劑的關係 〈我就知道一定是那個的問題〉 跟我之前打的不一樣 他叫我們要提醒他 下次不要再給我打會讓我“抓狂”的藥 因為他記性不太好 〈沒錯!他記性的確不太好= =〉 下次真的再給我打錯 我真的會抓狂! 經過這次 害我開始有點害怕 我還有三次耶.... 不知道哪一次又給我出問題 我真的不想再經歷一次這種事了 神啊!求求你保佑我 以後每次都能平平安安的度過吧~~ 太恐怖了~太恐怖了~嗚嗚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